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帝握着我的手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3:3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余秀华红了。带着不同的人加诸的不同标签,她摇摇晃晃地,从湖北横店村出发,到北京,到成都,到昆明,到杭州穿过大半个中国,口齿不太清晰地,吟诵自己的诗歌。

诗歌会改变她的命运吗?她说:我一直尽力配合命运,演好自己的这个丑角,哭笑尽兴。

命运会在她的世界里绽开漫天烟火吗?她说:我心孤独,一如从前。

世界向她敞开了一扇门,而她,怀念的却是来时的地方:横店浓郁的气息在我骨骼里穿梭,油菜花浩浩荡荡地开着,春天吐出一群群蜜蜂。

一去横店村的余家,要从石牌镇贺集街道的乡村公路转到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再转到一条泥土路来。南方多雨,一旦下雨这条路就泥泞不堪。从去年底开始,停在余家门前打谷场上的豪车突然就多了起来。记者、粉丝、当地或从外地赶来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云集在余秀华家中。

一拨又一拨人拥到这里,好奇地打量余秀华: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伤与痛,让她写下了这样的文字?网络上,更是有无数人从各种角度去解构、剖析她的诗歌。就连发掘余秀华的伯乐、《诗刊》编辑刘年也认为: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面对拯救诗歌和文坛的赞誉,余秀华觉得太不靠谱。她从一开始就告诉所有人:把我弄得太夸张了不好。

但扑面而来的热浪,炙烤和灼烧着余秀华:访谈、签售、讲座、出席活动余秀华从未迷失,她知道自己可能会被捧得越高摔得越惨,公众对她的热度,就像爱情的保鲜期,过不了半年。然后她会回到横店村,回到她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所以,余秀华不觉得自己与诗坛和文坛有什么关联。甚至她觉得写诗,也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至于别人从诗中读出了什么,跟她无关,她不在乎。

对余秀华来说,选择诗歌作为情绪出口的原因很纯粹因为脑瘫,她只能用右手使劲按着左手写字,诗歌字少,排列起来简单,写起来更容易。

余秀华口中的容易,在记者看来也并不容易当她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对她影响较大的作家博尔赫斯的名字时,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力透纸背记者采访本上的纸张,都被她划破了。

二1976年3月,由于出生时倒产缺氧造成脑瘫,余秀华的人生路,注定从一开始就要比别人艰辛。

不知道流了多少泪!钟祥、武汉,甚至是北京,全国各地的医院不知道跑了多少!在余家的院子里,余秀华的母亲周金香一边洗衣服一边说。

那时她都已经很大了,还张着两个膀子走路。周金香的语气虽平淡,却充满酸涩与痛楚。

在家的日子,余秀华更多的是与家里的鸡、狗和兔子为伴。她不太出门,即使有同学聚会,她也从来不参加。他们是一帮的,我跟我自己是一帮。余秀华说。

一句话轻轻带过的背后,肯定隐藏了无数故事。但被问起求学过程中的细节时,余秀华却逗弄着身边的小狗打起了太极:我记忆力很差,都不记得了。

有些事选择遗忘,但有些事,余秀华却镌刻于心。

因为身体上的不便,她1983年才开始上小学一年级,比同龄人晚了一年;由于字写不好,1984年,留级;1990年1993年,上初中;1993年1995年,上高中;然后辍学。

其实从一开始余秀华就知道,她的身体,她所在的横店村,都是她无法跳出的龙门。但她不甘心。

初中毕业,她并没有考上高中。她自己一个人跑到石牌高中找到校长要求读书。校长很惊讶地看着这个说话不太清楚、走路摇晃的女生,只对她说了一句话:把你爸爸喊来。

凭着这股执着和倔强,余秀华上了高中。但两年后,她又自己退学,原因很简单:不想上了。任性而去,恰如任性而来。

辍学后,余秀华嫁给了一个比她大12岁的四川男人。

三爱与恨,在余秀华的世界里从来就浓烈而鲜明。这或许是因为,伤痕从小时候起就烙在了她身体里、刻在她心上。

为了解救余秀华的苦难,余秀华的父母曾一度向神佛寻求救赎。得到的答案是前生作孽,今世受罪。从小时候起,余秀华就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个坏人,这让她的童年充满了异常沉重的恐惧感。

上中学时,余秀华曾试图割腕自杀,被救下后,伤疤凝结成了她日后诗中的胎记。

一直到长大结婚,余秀华也没有寻找到她想要的那种安全感。相反,两个人完全碰不到一块去丈夫看见她写诗就烦,而她看到丈夫,也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营口职业装定制

益阳西服制作

洛阳定制西服

武汉定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