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米体专访埃托奥加油国际米兰今时

发布时间:2019-11-20 14:29:3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米体专访】埃托奥:加油国际米兰!!!

萨穆埃尔·埃托奥为蓝黑军团加油:“我本想跟帕齐尼一起踢更久。教练?太遗憾了,我已经走了。”“每次有机会我都会停下来思考,因为我几乎不敢相信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想了想然后告诉自己:‘萨穆埃尔,这就是生活。’”也就是说:这就是他的生活。也许有一天这些都会过去,但是现在萨穆埃尔·埃托奥的眼里没有谎言:他在职业生涯的新赛季很开心,甚至是更开心,考虑到他在这里踢一个赛季就能拿到差不多2千万欧元。一间莫斯科市中心的公寓已经准备好了,带有室内游泳池。俱乐部老板苏莱曼·克里莫夫和他的左右手German Tkachenko想要推行一条新的法律:我们所有的球员都不会缺任何东西。更不用说埃托奥。一个月前萨姆知道他会离开,现在除了钱他还发现:自己现在离意大利有3千公里远,却没有丝毫悔意。“我的兄弟,超级经纪人和律师们都在这里,”这是指马尔科·马特拉齐, Claudio Vigorelli 和 Alberto Ziliani以及他的同事Francesco Rotondi ,后2人一起负责这次转会安郅的法律部分。这些人和埃托奥在莫斯科最好的意大利餐厅共进晚餐“因为如果我看到斯帕莱蒂吃番茄酱和披萨,我会吃不下任何东西。”今晚将谈到国米,因为他的心仍然部分属于那里。实际上,这些天它有些在滴血,他说。埃托奥,你离开还不到一个月,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你觉得惊讶吗?“生气,主要是。每次收到国米比赛结果的短信,我都想摔手机。当我离开的时候,我这样说过:我永远都是国米人。国米处在困境时,我感觉很糟糕,因为自己帮不上忙。”球迷们也在经历同样的事,他们说:“唉,当初埃托奥在的时候...”“球迷们在我心中,并且如果他们这样想的话我非常感激他们,因为我没有别的方式来表达这些。就像当一个人已经死了,其他人仍然在称赞他。现在,有其他球员能帮助国米。”哪个球员能帮到更多?

“我没有跟帕齐尼在一起踢很久,但是我深信只要他稳定地首发,他的位置就很难被取代。你看过星期六对博洛尼亚时他的表现吗?真遗憾我已经走了:我本来想跟他在一起踢更久。”收到过他的信吗?

“我收到过好几个队友的,比如蒙塔里就比其他人都多。好像夏天本来他要离开,但是现在他变得越来越有用了,而且我并不觉得这让人惊讶。我一直认为他能够成为首发。”他向你解释过本赛季国米的艰难开局吗?

“我离得很远,所以我不知道。然而,当一个困难时期出现的时候,你总要找到原因。当你找到了你就能寻找解决方案。但我认为国米正发现他们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我感觉他们会反弹,因为我无条件信任莫拉蒂主席。”

当然,你怎么能不信任这个世界上你称为上帝的人?

“莫拉蒂对我来说就像一位父亲,并且会永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觉得任何一个有幸认识他的人都会说同样的话。”那么,当七月下旬在都柏林训练营的时候,他在那间紧闭的酒店房间里跟你说了些什么。那时候正是安郅开始变成不仅仅是一个假设的时候。

“那是个私人会议。不管是他还是我都不会透露任何事。”但是能不能说,如果不是因为莫拉蒂,萨穆埃尔仍然会在这?(微笑,然后浮现出可能是唯一一次忧郁的神情)“这已经是过去的一部分了,我从不回头看已经发生的事。现在我很高兴我在这。”国米变弱了一点,并且被迫换掉了教练。但是,我们想知道你和加斯佩里尼关系怎么样?“我们在平佐洛训练营交流过,事实是每个人都有他对足球的理解,而且我不能说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深入地了解他。最后,我认为他是个好人,也是个好教练。但是在足球界有一条定律:换教练往往是最直接的解决方案。”你对拉涅利怎么看?我很高兴他们选了他,很可惜我已经走了。他在切尔西和尤文图斯的时候就想买我。我会很高兴跟他合作,所以我希望他好运。但是你认为他是重振国米的正确人选吗?“单独一个人能做到这些吗?不,那个人不存在,但是那里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需要一个领袖,我认为拉涅利能胜任。”你会去球场观看莫斯科中央陆军对国米的比赛吗?

“我想跟小伙子们见面,但是会是在酒店里而不是球场内。星期二晚上我已经安排了跟我的团队的一个会议,并且会一起参加晚宴。”你对俄罗斯足球有什么发现?“不同,但没那么不同。跟在别处一样我在这受到侵犯,也许更多些,因为我经常接近进球。但是对我来说故事是一样的:我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侵犯。”实际上几乎同样的事发生在莱昂德罗·费尔南德斯身上...

“他不仅对我犯规,还想得了便宜卖乖。所以我想让他就此打住。”你想念欧冠联赛吗?

“也许明年我就会参加冠军联赛。永不说永不。我签了一份三年的合同,因为安郅有一份长期的规划。”那架私人直升机是为了避免莫斯科的交通拥挤吗?

“听着,那是真的但是那样是不对的,所以我说了不,非常感谢。我变成罗伯特·卡洛斯那样就太糟糕了...”(他们说巴西左后卫开车的时候跟着2个警察,如果交通太拥挤,他们就会给他开路,堵上别的车。)你也有一群非常好的保镖跟着你?

“对我来说有些夸张,但他们说在达吉斯坦踢球,我不能不这样。那些不懂俄语的人同样也有自己的私人翻译,每个人都使用自己的语言,所以当教练解释一项练习的时候,有时候6、7个人一起跳上场。很有意思。”有没有觉得自己在经历了俄罗斯的严寒之后笑得少多了?

“但是联赛的第一阶段会在11月初结束,然后3月份再开始。在这期间我会在米兰,巴黎和迈阿密进行一些训练。不过话说回来,跟这里比起来米兰的冬天就像有30度一样...”马哈奇卡拉体育场什么样?

“很小。看看切塞纳的球场你就能理解了:小但是非常非常火热(气氛方面)。”当然,梅阿查...

“我很想回梅阿查,非常想。德比的时候我会回去。实际上马特拉齐会跟我一起回去,但是那时是国米主场呃?”

钢制托盘

钢制托盘定制

巧固架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