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76个鬼故事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2:2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直埋保温管厂家

夜玫瑰酒吧是吴伟鸣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是DG市有名的红灯区,整个一条街开满了夜店,夜玫瑰是其中最红火的一家,这里的女服务员大都以花为名,最为出名的两名头牌分别是红,白两朵玫瑰,听说她们两个是姐妹,双胞胎姐妹。

蔷薇是夜玫瑰的主人,此时的她正站在夜玫瑰门前闪烁的霓虹灯下,笑盈盈的对进店的客人们打着招呼,那双勾人的媚眼,再加上曼妙的身姿,一颦一笑,腰身摇摆间高开叉旗袍下若隐若现的大腿,无一处不透露出对那些夜场男人致命的诱惑。

只是,蔷薇有刺,轻触不得,那些男人除了在其背后猛咽口水,什么做不得。听说,蔷薇的门路很大,大到在这无人敢管的地步,曾有个自认为有头有脸的老板对蔷薇说了些下流话,结果,那老板打那晚过后再也没在DG市出现过。

“蔷薇姐,你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刚下车的吴伟鸣笑着跟蔷薇打了个招呼,眼神却在其曼妙的身躯上流连不已,尤其是高开叉旗袍下那白花花的大腿。

蔷薇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与厌恶的神色,随即笑着迎合道:“呵,是吴少爷,你可好几天没来了呢,今天一定要好好尽兴!”如勾的媚眼流转间,透出无限魅惑。

吴伟鸣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笑道:“一定一定,蔷薇姐,那我就先进去了。”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啊!吴伟鸣心道,他经过蔷薇身边时,特意深吸了口气,鼻翼间顿时充斥着淡淡的清香气息,想来应该是蔷薇的体香,心头一阵旖旎,不禁陶醉出声:“香,香!哈哈。。。”而后在蔷薇有些微变的脸色中大步走进了夜玫瑰。

夜玫瑰之所以很红火,除了那两大头牌,还有就是这里是DG市最好的消息中转站。而吴伟鸣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正是来打听些消息。前几天,听说有人在夜玫瑰放出一条消息:他要出手一辆红色奔驰,价格便宜的有些吓人,只要几万块!消息一出,登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当大家想要仔细询问的时候,那家伙却突然销声匿迹了。于是很多人每天都会来夜玫瑰,为的就是打探这个人的消息。

吴伟鸣不住的穿行于人群中,不时的跟遇到的人搭讪说几句,得到的却都是些没用的消息,他不禁有些失望,并开始怀疑这条消息的可信度了,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

随着悠扬的音乐声响起,人们纷纷走向舞池,翩翩起舞。吴伟鸣找了个地方坐下,端起手中的高脚杯不住的晃动,杯中的红酒随着他的晃动不住的激荡,宛如溅起的血花。他小小的啜下一口,抿起嘴唇,卷起舌尖细细品味,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这酒保调制的鸡尾酒很是不错,此酒名为焰冰香魂,初入口时,唇齿留香,细细品味,又带着些许辛辣,顺着喉咙一路流入腹中,却像是一团火热从上而下,说不出的舒畅,而后再深吸一口气,竟还有丝丝冰凉甜爽的感觉,端的是神奇至极。只是这酒有些贵,小小半杯便要几千块,即使败家如吴伟鸣,也只能是浅尝即止。

舞台上,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轻扶着麦克,扭动着曼妙的身姿,以有些柔腻的嗓音唱着一首抒情的歌。吴伟鸣对歌不熟悉,对这女子却是认识,那是这里的招牌之一,白玫瑰。不过,这两大头牌像是消失了一段时间,吴伟鸣好长时间都没见过她们了。

白玫瑰性格孤傲,很少会唱这样温婉的歌。相对而言,红玫瑰则是温柔了许多。吴伟鸣看着台上献唱的佳人,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都说她们是一母同胞,才会如此的相像,那么,她们有没有可能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呢?

吴伟鸣端起手中酒杯,透过杯中红酒往外看去,四处登时变得通红一片,像是浸染了鲜血一般。呵,想那白玫瑰也该变成红玫瑰了吧!吴伟鸣把酒杯转向舞台,登时一愣,舞台上空空如也,哪有什么白玫瑰?人呢?!

吴伟鸣忽然间觉得后脖颈一阵阵的发冷,像是有谁正往自己脖子那吹气,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后背传来一阵毛孔收紧的簌簌感,好冷!他放下手中酒杯,却发现,那白玫瑰正好好的站在舞台上,依旧在不断的扭动,只是眼睛却像是在隐约看向自己的方向。吴伟鸣四下看去,时值初秋,酒吧里并没有开空调,怎么会这么冷?

这时,一个侍者端着托盘走过,吴伟鸣一把拉住他,指着舞台问道:“站在台上唱歌的,是不是白玫瑰?”

“白玫瑰?”侍者回头看了一眼,随即摇头道:“先生,您看错了吧,台上哪有人唱歌?再说,白玫瑰好久都没来了呢,而且,以后都不会来了。”

吴伟鸣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台上没人?可自己看见的那个是谁?他慢慢的转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看向舞台,那里,没人!白玫瑰呢?!

人不在,可那歌声仍然在耳边萦绕,轻轻的,柔柔的,却听得很清楚: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缓慢的旋律,磁性的嗓音,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吴伟鸣感觉自己后背的衬衣瞬间被冷汗浸透,湿嗒嗒的粘在身上,一阵阵的发冷。他转回头来,接着问道:“没人,那这歌声哪儿来的?”

侍者一愣,他侧耳细听,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道:“哪有什么歌声,先生,您,不是喝醉了吧?”

是我喝醉了吗?吴伟鸣摇了摇昏沉的脑袋,端起酒杯灌下一大口,却陡然瞪大双眼,脸上尽是惊骇的神色。

透过酒杯,他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一身红衣的白玫瑰!这是白玫瑰还是红玫瑰?她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那一身鲜艳欲滴的红色下,露出两截苍白的小腿,再往下。。。没了?脚呢?!

一阵刺骨的寒意像是冰冷的小蛇一般缓缓的沿着脊梁骨向上爬去,爬到后脖颈的位置停了下来,寒意渐渐的在整个后背蔓延,并让他全身寒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他的头皮一阵阵簌簌发麻,全身不住的打着颤栗,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天呐,我看见。。。鬼了!

吴伟鸣颤巍巍的放下酒杯,眼前的白玫瑰也随之消失不见,端起酒杯,那红色身影却再次出现于眼前,并且朝自己咧开嘴角笑了起来,嗬~嗬~,声音干涩刺耳,哪像是刚才温婉的歌声?随着嘴角的裂开,露出满口黑红色的牙齿,只剩下白色眼仁的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要鼓出眼眶一样,抬起双手,直直的朝着吴伟鸣的脖子掐了过来。

吴伟鸣怪叫一声,猛的将杯子扔了出去,慌乱中站起来,却碰翻了身边的桌子。此时的吴伟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快点离开此地。

侍者看着夺门而出的吴伟鸣,心下有些奇怪,他这是怎么了?那表情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他转头看去,身后除了那些喝酒的客人,什么也没有,侍者转过来看着地上的酒杯,脸上露出可惜的神色,焰冰香魂,多好的酒,可惜了。

吴伟鸣慌不择路的跑出了夜玫瑰,放眼看去,触目尽是一片霓虹闪烁,看得他有些晕眩的感觉。他回头一看,门口站着的蔷薇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显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吴伟鸣也顾不了那么多,径直向前走去,却忽然被人一把拉住并拖了回来,他刚要发怒,却听见忽的一声,一辆红色的车子从眼前猛地冲了过去,一个漂亮的甩尾,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稳稳地停在路边停车位上。

吴伟鸣回头一看,拉住自己的正是夜玫瑰的主人,蔷薇。此时的蔷薇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吴伟鸣,旋即开口嗔笑道:“吴大少爷,您这是干什么呢?怎么也不看着路?刚才,可吓死我了呢。”蔷薇本来就是那种难得一见的美人,再加上此时说话那细腻的语气,有意无意流转的媚眼,薄嗔的笑脸,还有紧握住自己那只细嫩的手,顿时令吴伟鸣脸红心跳不止,一时间竟忘了自己为何跑了出来。

---- 作者寄语:(原创作者;断痴小狼)

沧州CPVC电力管安装优势显著&

郑州挑羊毛疔培训班截根疗法培训

安徽方井模具生产厂家宁夏销售方井钢模具

虎门模具铁废品废料回收

公园洒水车厂销

供应优质铝单板广告牌厂家免费样品

天麻价格图片霍山石斛花泡水喝的功效预定立享优惠

广东大理石纹水转印加工

大型钢筋笼成型机钢筋笼子滚焊机设备

四海龙王地宫老母佛像厂家供货